全國統一咨詢熱線:400-666-4846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二維碼
  • 官方新浪
  • 行業新聞king road

    用“腦”激勵人才


    發布時間:2020-04-30



     

    本期嘉賓: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上海校友會副會長,上海財經大學商學院校友會副秘書長,IMBA導師,上海財經大學IMBA

    2011年,浙江大學求是高等研究院系統神經與認知科學研究所和醫學院神經科學研究中心的胡海嵐團隊,曾在《科學》發文,引入“鉆管搶地盤測試”來研究小老鼠的社會地位:在一段只能讓一只小老鼠通過的促狹玻璃管道中,兩只小老鼠相遇,出于領地占領意識,兩頭的小老鼠都要向前沖,一場不進則退的較量在所難免,而優勢者會在30秒內將對方推出管道。最終,競爭能力強的小老鼠會“強勢”地將競爭能力弱的小老鼠擠出管道,競爭能力弱的小老鼠也會出現主動退出的情況。一群小老鼠經過兩兩競爭,競爭能力和等級高低便一目了然。

     

    當年這項研究最激動人心之處在于第一次向世界指出了調節社會競爭的神經基礎,位于大腦內側前額葉的腦區。當小鼠進行推擠或者抵抗住對方推擠的時候,大腦前額葉皮層(前額皮層掌控者人類積極感情與消極感情的神經細胞活動)就會有顯著的增加。當科學家定向增強內側前額葉腦區的突觸(大腦細胞之間連接、通訊的基本結構單元)強度,處于劣勢的小老鼠就像服用了“大力神丸”,勇氣倍增,有如神助地將優勢小老鼠逼出玻璃管道,成功逆襲。研究組發現,人為調節前額葉皮層神經細胞的活動水平高低會“逆轉”小老鼠的競爭關系。

    我當時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聯想起自己的一段經歷,在外企從事人力資源管理工作近20年后,對于各種各樣給下屬的激勵方式自己認為應用得游刃有余,比如說規劃職業路徑,表揚與認可,目標設定,情感激勵等等。那年準備跳槽之前,開始布局培養接班人,當時我挑的幾個人選都是相當有潛質的HR經理,有個我最看好的接班人,那段時間我幾乎天天帶她加班加點,傾囊相授,恨不能象武俠小說描寫的那樣把自己二十年的功力轉瞬就可以傳給她,期待她從競爭中脫穎而出。結果不久后她告訴我她其實并不想成為HRD,她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那次對話讓我失望之余顛覆了我的傳統思維,職位的晉升在于我們這代人是完美的激勵方式,到了這位80后已經變成微不用道,我體會了一把恨鐵不成鋼的感覺,也開始深度思考激勵的有效性。
     

    當時在我選擇重點培養她的時候,有各種維度的考量,欠缺的是去了解她的驅動力,單純以自己個人的經歷和社會的評價體系去幫助她決定參與競爭,所以當她決定放棄參與競爭后無論我怎么輔導和說教都不能說服她改變想法。

     

    這背后有著怎樣的神經生物學機制和原理?如果把她比喻成競爭中的小老鼠之一,倘若我了解她的大腦前額葉腦區的特質,通過去刺激(激勵)它的強度,是不是就可以有效地激勵她參與競爭,甚至即便處于劣勢也可以逆襲?

     

    這件事讓我開始關注腦科學的發展,用大腦的運作模式來反思方法論,腦科學的發展近些年已經讓人力資源越來越要和醫學結合。

     

    2006年誕生的神經領導學,英文叫Neuroleadership,neuro就是我們的神經,我們的大腦,神經領導力就是把神經科學的一些方法和領導力有關的一些需要結合起來,這就是我們所說的神經領導力,或者也叫神經領導學。神經科學獲得的科研成果將更好地幫助我們來提升領導力。那么既然大腦前額葉是決定社會競爭的神經基礎,那里所產生的驅動力就決定了什么樣的激勵方式最有效。

    所以我開始查了很多資料了解前額葉,知道它的功能包括:記憶,判斷,分析,思考,操作。它對人的思維活動與行為表現有十分突出的作用。

     

    前額葉,是智力的中樞,是大腦的CEO,掌管著決策,執行力。額葉管理著我們的行為,幫助我們決定什么是自己應該看重去做的事情,應該采取什么樣的行動。額葉與我們的行為密切相關,所以我們能應用過去的經驗指導自己的行為,做出明智的選擇。

     

    來自大腦前額葉的精神功能管控著——

    A. 內驅力:做什么事我有動力;

    B. 成就動機:做什么事我覺得有意義;

    C. 社交:我喜歡和什么樣的人在一起,我喜歡什么樣的互動模式;

    D. 人際智能:我了解自己,了解他人,達成共同目標;

    E. 內省智能:理性思維,計劃判斷,溝通管理,綜合觀察,權衡利弊,是通過個人的力量來獲得成就動機,也就是我是如何反思自己;

    F. 生命意義:是最強烈的動機,意義是一種事實和感覺。

     

    因為執著要深度探索,我在創業后跟隨腦科學專家踐行,了解了自己的額葉類型的驅動力和我那位接班人的不同,以及在我是她上司的時候,我還長期充當了她的大腦額葉,用自己的大腦執行技能制訂計劃,安排她的工作,努力讓她感覺安全與舒適;關注她的最基本行為,當她出現不高興的情緒或陷入痛苦時,幫她解決問題;在出現晉升機會時,代替她作出目標設定......但這是我自己的大腦前額葉風格,所以我的行為也是我大腦喜歡的方式。我與生俱來的驅動力在于社會評價體系,她的在于自我評價。我們大腦區域衡量成功的定義和標準完全不一樣。她不是我們傳統意義上評價的不求上進,只是她的驅動力在自我實現,而且她的大腦類型不喜變化,我的是適應變化,所以我隨時調整不覺得有問題,而她面對短期的巨大改變(我突然之間決定跳槽),她需要時間去適應,尤其是對于完全不熟悉的領域,她會感受到壓力以至于速度跟不上,從而導致放棄。

     

    我們后來利用腦科學的原理深度進行交流,彼此理解了對方當時的行為。也理解了后來她還是在其它公司做到了HRD,但是用了她大腦舒服的成長方式,多花了幾年的時間。這在于之前的我,一定無法理解當年為什么她不好好把握機會,現在就能清晰地知道,如果大腦前額葉的驅動力不強,不能滿足大腦前額葉所要的意義和價值,無論用什么樣的物質和精神激勵都不會起作用。

     

    2017年7月14日,胡海嵐團隊的研究成果再次上線《科學》雜志,以研究長文(Research article)形式刊登題為《勝負經歷重塑丘腦到前額葉皮層環路以調節社會競爭優勢》,第一次指出大腦中存在一條介導“勝利者效應”的神經環路,它決定著:先前的勝利經歷,會讓之后的勝利變得更加容易。這一效應是如何產生的呢?胡海嵐團隊發現了一個從中縫背側丘腦投射到前額葉皮層神經通路,當增加這一環路突觸鏈接的強度時,就能介導“勝利者效應”。“成功經歷會重塑這一通路的突觸連接強度,從而影響后續競爭中的表現。胡海嵐說。這也給我們帶來一個令人欣喜的研究成果——大腦可以重塑,先天的弱勢也有可能被逆轉。

     

    我相信,隨著我們對于大腦的進一步了解,人力資源不僅僅可以從心理學角度去了解個人,而且能從生理的角度理解個人與生俱來的內驅力和外驅力,應用決定競爭輸和贏的內在與外在因素的神經科學機制,更加精準地指導人力資源各項激勵方式的最有效應用,實現個人優勢最大化發揮。
     

    人力資源的大腦時代來臨了!


    在線留言

    我們會第一時間回復您

    ?
    頂部 微信二維碼 底部
    微信二維碼
    上海时时乐综合走势图